第 25 章

推荐阅读:前夫又想耍花样三寸人间藏在我心底的你点金封神之大王今天精分了吗穿成娘道文的女主星际奶爸你不要过来啊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女人们在蒸煮蚂蚱的时候,男人们就在砍木头做车顶。

????将六根木头固定在骡车的四周,再用砍来的枝条编织席子,用麻绳固定在骡车顶,怕不稳固,还用力的拉的绷成平面。

????这些枝条全都被蝗虫吃的光秃秃的,连捋树叶都省了,直接编织就行。

????等女人们将蚂蚱都煮好后,男人们差不多也忙完了。

????明天一早还要赶路,男人们就带着孩子先去睡了,下一波女人们继续煮蚂蚱。

????因为很多人家的锅都破了,只能将就烤饼,煮东西是不能够的,所以得借人家的锅。

????其实她们心里也没底,这样弄出来的蚂蚱到底能不能吃,可就像卢父说的,蝗灾来临,到时候怕是讨饭都没得吃,要是不吃蚂蚱,只能等着饿死了。

????每家每户都至少有几百斤蚂蚱,多的上千斤,省着点,够一大家子吃一两个月了。

????有锅的人家煮完了,就把锅借给关系好的人家继续煮,还不放心的叮嘱:“可要小心着点,我家这锅可传了三代了,我还要传给我孙子的。”

????这话说的十分认真,听得出老大爷是真心这么想的。

????卢家的大铁锅被砸的只剩一半,好在卢有福家的锅还能用,只能等卢有福家煮完了蚂蚱,卢家再煮。

????卢有福是个胆小的,蚂蚱来时只敢撅着屁股躲在骡车下面,他两个儿子加一个女儿倒是能干的很,尤其是卢柏和卢芙蓉。

????别看卢芙蓉年龄不大,比卢有福厉害多了,小姑娘一个人就抓了有两三百多斤蚂蚱,卢柏也抓了几百斤,加上卢松的,光卢有福一家就有一千多斤。

????卢父家就和卢有福家说好了,等卢有福家煮完了,就轮到卢父他们煮。

????卢有福自己是万事不操心的,全都是小儿子和小女儿在弄。

????小女儿负责烧火,小儿子负责其它杂活,卢父在一旁指挥。

????卢父实在看不到卢有福闲的没事干的模样,忍不住道:“你就不能砍些枝条过来给骡车编个顶?你都多大了,还什么事情指着两个小的做?”

????卢松都习惯他爹这样了,连忙说:“大伯,我去砍。”

????“你一边去,身上的伤还没好呢,现在不趁着年轻养好了,以后老了有你哭去。”

????卢父叫了卢有福,“你,跟我一起去砍树。”

????卢有福心里想的全都是大哥帮他一起砍了,屁颠屁颠的跟过去,结果,卢父一根毛都没帮他砍,全是他自己砍的,掌心都被磨出茧了。

????心酸,委屈。QAQ

????“能不能快点?”卢父不耐地催他。

????卢有福三十多岁的大男人,期期艾艾的撒娇:“大哥,你看,我手都破了。”

????“破点皮怎么了?咱车队谁身上没带点伤?你哥我在地震中的伤还没好呢,你不会指着我给你砍吧?”卢父没好气道。

????卢有福不说话了,吭哧吭哧的砍了几颗卢父指定的树枝,将枝条收好抱回来。

????因为天黑了,看不清路,路上还摔了一跤,差点没委屈哭了。

????之后又在卢父的威逼下,把席子给编了,等全部弄好,卢有福那双白嫩的手上,已经被枝条割出好几道口子,还有水泡。

????后面的事肯定不能他来干了,卢松主动接过了给骡车四周固定树干的活,卢有福见大儿子来了,就乐颠颠的抱着被子去睡了。

????看着卢有福一把年纪,还心大的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卢父也是心累。

????都是原身惯得。

????卢有福家蝗虫多,一直到亥时初,卢有福家的蚂蚱才蒸完去睡了,卢父家开始煮。

????煮蚂蚱这活交给了卢大嫂,卢父和卢母继续剁馅儿。

????第一批煮蚂蚱的人家都去睡了,在一阵阵剁蚂蚱和煮蚂蚱的吵杂声中,他们半点没觉得吵闹,累了一天,他们头挨着被子就睡着了,一个个呼噜声震天。

????倒是另外几个车队,被他们吵得有些难眠,有些嫌恶地咕哝道:“一些虫子有什么好弄的,都穷疯了吗?吃虫子?”

????“快别说了。”说话的人被长辈拍了一下,“蝗虫过境,怕是整个秦州全都遭灾,不吃蝗虫难道让他们饿死不成?”

????被说的人脸色有些发白,他从未经历过苦难,无法想象百姓全都没饭吃会是什么样子。

????“卢叔,你们还在剁馅儿啊,这得剁多少啊?”

????卢父笑着道:“不是说了嘛?我再做点蚂蚱酱。”

????卢父的骡车上还放着几个小口大肚的陶罐,本来都是放着米、面、猪油的,卢桢空间里也有好几个,不过那是透明的玻璃罐,用来装家酿的米酒和杨梅酒的,卢父每年都要酿那大玻璃罐装的,好几罐米酒和杨梅酒。

????这样的陶罐几乎家家户户的骡车上都带了,有的装米油,有的装咸菜豆酱,有的装铜钱银钱。

????卢家有也不稀奇。

????等卢父家蚂蚱煮的差不多了,卢父卢母让卢大嫂也回车厢去睡:“把桢桢叫来。”

????卢桢喂完两个孩子喝完牛奶,就在车厢里先睡下了。

356bet赌场娱乐 ????这些天一直是卢桢和卢母在照顾卢大嫂,卢母和卢大嫂白天还能在牛车上休息,卢桢要赶车,是半点不能休息的,所以卢大嫂有些体恤卢桢,道:“娘,妹妹好容易有个好觉睡,就让她睡吧,白天还要赶车呢,有什么事您吩咐儿媳就是了。”

????卢母笑道:“等你彻底大好了,会让你做的,去睡吧。”

????卢母好说歹说,卢大嫂都不同意,还是卢母去把卢桢叫起来,卢桢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裹着灰色肥大款羽绒服出来,朝卢大嫂道:“嫂子你忙了一晚上了,去休息吧,顺便看着点宝丫和小石头,别让他们把被子蹬了。”

????卢大嫂这才十分无奈的洗了手,一步一回头的回车厢了,心里感叹自己遇到好婆婆,好小姑子。

????患难见人心,平时还不显,遇到事情了,对比下别人家婆婆,再看自己家婆婆,亲娘也就如此了。

????卢母叫卢桢出来,主要是让她拿五香粉和生姜、辣椒粉出来。

????辣椒粉是一会儿卢父做蚂蚱酱用的。

????店里有不少干的朝天椒,但卢父和卢桢的意思都是以后留着做种子。

????姜蒜几乎是每家必备的调料,卢家进货都是整箱整箱的,靠近收银台后面的那一面墙,上下三层货架,装的全是各种调料。

????卢母让卢桢拿了一袋盐,往蚂蚱肉末里洒了一袋五香粉。

????“再给我把葱。”

????卢桢小声道:“里面放葱岂不是露馅了?”

????卢母得意道:“这点我还能想不到?就说在河湾附近发现的野葱。”

????这也行?

????卢桢服了,拿了大把的葱出来,卢母还说不够。

????她家的葱都是人家来买菜,顺便送一把葱,那种红色大塑胶袋,满满一大袋子。

????这时候很多人家都去睡了,留下来的,基本每家每户也就一个,要么老太太,要么小媳妇,留下来烧火,都困得不行,眼皮都快睁不开了。

????卢父卢母也困,又累又困,但是没法子。

????好在都在火堆边,夜里虽寒凉,有火堆在,却也不冷。

????卢母动作麻利的切着葱。

????这些葱去批发市场的时候就已经洗过的,根部全部干干净净,只是用什么水洗的就不知道了。

????卢母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想到接下来的饥荒,卢母是连葱带根,全都剁碎了放蝗虫末里了,有明显泥巴的,才在一旁放着水的盆里洗一洗。

????切了一大把拌了,卢母还觉得不够,让卢桢直接拿了总数一半的葱出来全部切蚂蚱末里了,再撒了盐和五香粉拌了,装大袋子里,让卢桢收到空间里。

????之后又让卢桢拿出几颗大白菜,也都切成碎末,和另外一木盆的蚂蚱肉末拌在一起,同样撒了调料让卢桢收起来。

????其他人家都陆续煮完,卢家也差不多煮完了。

????人家都去睡了,卢父带着卢桢和卢母,去不远处河湾的下风口,炸蚂蚱去了。

????卢父用的是菜籽油。

????他家现在只在每年收油菜籽的那两个月还榨油,其它时候都不榨油了,家里自然是还有菜籽油的,也都是用塑料油桶一壶一壶的装好的。

????卢父架上卢有福家的大铁锅,烧红了锅,将一桶油倒进去,等有满满烧热,卢父就开始往里面倒蚂蚱。

????“快,把沥油勺给我!还有咱家的铁盆。”说是铁盆,实际上是不锈钢的钢盆,平时洗菜用的,卢父叫铁盆叫习惯了。

????实际上卢家还有大号的不锈钢盆,那是给她家小侄女洗澡用的,现在都装满了水。

????“爸,盆里装了水。”

????卢父愣了一下,“那把电饭锅给我,咱家的高压锅、炒锅、平底锅、汤盆、汤碗,能装的都给我拿来。”顿了顿又补充道:“一个一个的来。”

????卢有福家的锅大,第一锅就装了满满一电饭锅的蚂蚱。

????之后炒锅、平底锅、各种汤盆汤碗,全装满了,还有很多蚂蚱。

????卢父没办法,只好说:“你来看着火,把咱家平时装土豆的竹篓子给我,我去洗一下。”

????看样子是打算用竹篓子装油炸蚂蚱了。

????“好香。”河湾的一家守夜的护卫不知道是不是好些天没能吃到顿好的,饿的狠了,总觉得空气中不时的传来一种难以言喻的肉香。

????这一天夜里,周围不少人都在梦中流下了潺潺的口水,梦中他们被喷香的大肉给围绕,肉香连绵不绝……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4/7908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